港澳台

栏目分类

自主出行2年时间巅峰衰亡,压在自行车产业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

2018-09-25

  

2015 年全国自行车产量下降 3.36%,是 5 年来最大跌幅。持续走下坡路的自行车产业,在2016年遇见了共享单车。

许多自行车人一度认为遇见了救星,却没想到天使与魔鬼往往只在一线之间。

开始

2016 年 8 月,摩拜进入北京后迅速火爆,次月,摩拜和原本做校园内共享的 ofo 分别宣布获得了数千万美元 B 轮融资,正式开启共享单车大战。

根据公开资料,2年内共有包括小蓝、优拜、小鸣、等近 70 家公司加入了共享单车混战。

一年时间里聚集超过 18 亿资本,这就是共享单车疯狂的源泉。

共享单车的资本,似乎成就了自行车行业的未来。全国有大量自行车厂商接到共享单车制造的订单。

天津王庆坨由“自行车第一镇”变成了“共享单车第一镇”,2017 年富士达产能冲至 2000 万辆,是以往的两倍多。

ofo 于 2017 年 5 月和上海凤凰签订了为期一年不少于 500 万辆订单的合同。

似乎众多自行车厂商都在共享单车这个资本风口上大赚了一笔。

反之普通的零售自行车失去了市场,河北广宗县一家做自行车配件的工厂对表示,在共享单车进入市场之初他们的订单量锐减 70%。

全球第一大自行车厂商捷安特在 2017 年年报中提到,受到共享单车影响,当年捷安特的产量比一年前减少了 10.5%,销售额也下滑了 14%。

在 ofo 和摩拜进入的城市中,捷安特、喜德盛、美利达等连锁自行车专卖店大量关闭,有品牌甚至一年关店超过上千家。

持续的衰亡

巨大的利润背后往往存在着巨大的陷阱,昙花一现的共享单车浪潮正是如此。

2017年,共享单车品牌开始陆续退市,酷骑、小鸣、享骑、优拜等都停止运营,多家连用户押金都还不上。

而自行车厂大多是三个帐期完成一笔订单。客户下单时需支付一笔不少于订单金额 30% 的预付款,生产完成后需再支付 60% 的货款,拿货后可再过一段时间支付剩余款项。一个帐期的时间通常是 90 天。

这也意味着共享品牌只付了预付款就倒闭跑路后,剩下的损失只能自行车厂自己承担。

当时存在的情况是,许多厂商为了获取更多的共享单车订单,拿了 30% 的预付款就可下单,一单还没结束,又接着接了第二单、第三单。大厂因为不愿推掉原来的内销或外贸订单,订单分给下面的小厂,小厂则直接推掉了其它订单,专做共享单车。

2016 年和 2017 年天津自行车产量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 0.48% 和 19%,出口比例分别下降了 5% 和 7%。

共享单车订单的大量锐减,给与了疯狂过后的自行车行业致命一击。大量无法兑现的货款,大量囤积的新共享单车,成为压死厂商的关键原因。

2017 年底共享单车订单减少后,富士达开始裁员,现在已经裁去 1/3。

2018年,上海凤凰自行车把ofo告上法庭。

同时,自行车生产整个供应链都遭到打击,上游的生产商和供应链受创,下游的自行车销售渠道也受到影响。

天津市东丽区新中村附近的天津北方自行车电动车城,是天津最早的自行车零部件批发交易市场之一,现在门店的营业率不到 10%。

天津北方自行车电动车城

据《经济之声》统计,2017 年前后,王庆坨共有 500 多家自行车厂商,2018 年上半年存活下来的只有一半。

巨大的资源浪费和自行车产业的迅速衰亡,是疯狂过后的现状。

全国各地的共享单车坟场

共享单车在大量资本的驱动下,犹如深入实体制造的互联网泡沫一般,只让你看到了其光鲜华丽的外表和烧钱时的无脑,然后迅速消散,留下千疮百孔的惨状。

共享单车前车之鉴,共享电动车市场又当如何?

真人现金棋牌提现-真人现金棋牌网-真人现金棋牌网站-真人现金棋牌网站官网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