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际动态

栏目分类

酷开网络王志国:那个为中国彩电行业换赛道的人

2018-09-21

  

在打造出中国 OTT 行业唯一独角兽企业 " 酷开网络 " 后,近日履新创维 -RGB 董事长的王志国打算再一次施展自己的独特能力——以雷霆般的决心除旧布新,在持续发展的现状下,为创维彩电乃至整个中国彩电行业全面更新一次操作系统。

然而,其难度之大,不亚于把一条乡间小道整改成竞跑的高速赛道。值得庆幸的是,如此高难度的手艺活儿,王志国并不陌生,酷开网络已经成功实践过一次。去年,酷开网络的用户付费增长 255%,广告业务增长 472%,年营收 2.88 亿元。

在 2009 年酷开网络独立运营之前,它一直淹没于水下,甚至从未有行业观察人士发表过任何一篇对于它的褒贬之语。是的,那时候的酷开网络在公众视野中几乎是隐形的。一是因为行业发展之初,一切都还在朦胧混沌中摸索;二是可能酷开网络自己也不知道未来要做些什么。直至今年 4 月,在完成百度 10.55 亿人民币投资,成为估值百亿的行业独角兽之后,手握包括松下、飞利浦在内的 16 家合作品牌,近 3200 万可运营大屏终端的酷开网络终于顿悟:以后不再涉足硬件,专心从事互联网电视系统开发以及运营,开源共享,规模致胜。而这距离王志国着手重塑酷开网络不过三年光景。

以改促革

王志国是江苏人,先后毕业于东南大学和德国德累斯顿工业大学,在沃达丰、英特尔短暂停留后进入创维集团。从履历来看,他是标准的 80 后理工男,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思维是仅有 0 和 1 的单线条。恰恰相反的是王志国心思缜密,深知改革不易,在事必躬亲之余,对于任何有关行业的动态都保持着洞若观火的敏锐。

酷开网络改革初期,有媒体对于酷开网络的运营方式提出了不同的看法,他当天即从深圳飞到北京沟通想法,不为澄清,只为了阐明一个道理——传统电视机产业已经和传统告别,电视机是互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,任何不以互联网思维运营的电视机厂牌都将被逼近生死悬崖边缘。

在改革的内外之间,王志国巧妙地拿捏住了那条最关键的线,那条线叫做为公不为私。尤其是在处理论谁都倍感棘手的运营效率问题上,唯能者上的新风在注重师承的整个中国彩电行业中显得颇为另类。如何在效率之上凝聚起士气,王志国以高速增长的业绩作答," 行业中的很多事不是你想敲醒就能敲醒的,你自己不发展,别人又怎么相信你能带着他们一起发展?给人才以空间,这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的价值观。"

互联网电视行业历经八年跋涉,始终叫好不叫座,上百家周边企业身陷其中往来反复,一派沉疴难起的模样。酷开网络在此时,做了这么一件事,抛开互联网电视一贯的高举高打,主动下沉至用户端,于去年与江苏广电达成战略合作,双方共享用户、共享运营、共享渠道、共享技术、共享资源,直至成为用户规模全国第一的视频及增值业务运营平台。

酷开系统基于 TVOS,拥有可靠的安全系数,又可管可控。在保障上层业务的同时,身段又极其灵活柔软。坦率地说,这是一次革新,一次以改促革的革新。在文件和用户数之间做了一次皆大欢喜的马赛回旋,而比赛的进程也因此推进至前场。但此时的王志国却放慢了脚步,并不着急于射门,在预计未来三年将辐射 2600 万江苏广电用户后,他想的是如何让酷开系统精准渗透进高净值用户群体中," 现在是我每前进一步,都在堆高竞争门槛,所以我们并不着急,未来我们会有资金用于投资,完成一些高端用户的高品质机顶盒推广。"

在创维的展厅,有一块实时显示用户各项数据的大屏幕。从数据来看,绝大多数的消费行为产生在高端机型之上。创维研究院院长曾宪辉告诉电科技," 这一点是无需证明的,数据说明一切,越是高端机型的用户,对于有价值的增值服务就越不排斥。"

从高价值人群切入,这是中国彩电行业日思夜想却从未真正实施过的事情。毫无疑问,对于接连数年销量下滑的中国彩电行业来说,这是一条无比正向的道路。

逢低处吸入,寻高点抛出,本就是资本的寻常规律。无奈众生贪婪,即使聪明如牛顿老爵爷,能够测算得出行星轨道却也算不出贪念的深浅。在当年 4 月,王志国成为行业中几乎唯一看穿这一点的人士。只不过,当时的他,被所有人讥笑,被抨击为 " 碰瓷。"

也同样是在这一年,中国互联网电视行业以最蓬勃的姿态活跃于用户与资本之间。十数家企业争相发布新品,场面一时人潮涌动,热闹非凡。然而,还是王志国,他说," 以后只会剩下五个互联网电视品牌。"

言犹在耳,如今,连五个都没剩下。在所有人都为行业低迷唉声叹气之时,酷开网络去年却以近 3 亿的年营收笑傲群雄。

从低处寻,向中路走,往高处立。一开始就吵嚷着要革命的基本都是投机分子,革命从来都是从以退为进,经受住荆棘磨难开始的。所谓以改促革,一看二慢三通过。

在中国彩电行业亟需一场由上至下的革命之时,王志国先从渠道入手,转而再从产品出发,以改促革,一如对弈中精巧的谋局布子,环环相扣由外而内制造出偏向高端的市场需求。事实上,就像所有成功的改革行为,只有首先在需求端产生触发,结果才可能是正向的,如若相反,往往一败涂地。

更换赛道

坐镇创维电子仅仅六十天后,王志国交出了毛利率连续两个月提升近 3 个点的答卷。现在,创维电视的毛利率居于行业首位。

当酷开系统已经做好了冲刺准备,王志国现在要做的是从创维电视自身开始改革,为行业铺设一条全新的赛道。在此之前,阿里和乐视都曾做过类似的事情。

撇去早已自行了断的乐视而言,阿里是这个行业中真正的先行者,然而因为种种原因,它遇上了钱也搞不定的事情——碎片化和营收。

早在数年前,阿里云系统即开始布局客厅娱乐市场,以每台终端设备 15~100 元不等的价格进行补贴。在经过数年数十亿的补贴消耗战之后,因为过于设备型号过于碎片,很难从中进行统一调配,自然也就无从谈起收入。

时过境迁,预装阿里云系统的设备基本已经从主流视线中消失殆尽。钱可以换来短暂的装机量,但是换不来真正的用户。就像在手机市场,阿里云系统也曾经大打补贴牌,同样被市场予以否定。

事实上,巨额补贴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主意。从农业到工业,凡是和补贴挂钩的,基本就是在委婉坦露一个事实:" 我快不行了。"

为什么补贴不是个好生意?王志国一言以蔽之," 补贴的钱根本挣不回来。"

在王志国的设想中,中国互联网电视的全新赛道至少是双向两车道的。

双向是交互,是人工智能,是用户与电视、与系统、与内容的深度互动。而且,这样的互动有着深刻的家庭属性,在电视上,有独乐乐,但更多的是要呈现全家一起来的众乐乐。

两条车道,一条是硬件,超高品质的高端音画体验,一种绝对有别于移动端的震撼视听,未来条件成熟,在客厅体验电影院般的效果也未尝不能想象。另外就是系统,以开放共享的酷开系统为例,它所提出的共赢、共享体系不仅仅是基于盈收的共赢共享体系,更多的是基于同等技术框架基础之下的终端价值体系。

去年,凡是接入酷开系统的终端品牌每月的 OTT 运营收益分成相当可观。从补贴到分成,这是酷开网络创造的崭新赛道。而在酷开网络铺设的这条赛道上已经有了多达十六位同行的伙伴,"? 当酷开系统的用户达到 1 亿的时候,那么它将是一个非常具有价值的一个 OTT 的平台,在这个时候,所有在这个平台上的终端都会有各自的一份价值。" 王志国说。

王志国认为,在更换赛道这件事上,第三名将毫无存在感," 现在酷开网络是第一名,至于谁是第二名,我不关心,我只要做好自己,等我们做好了,谁学的最好,谁就是第二名。"

真人现金棋牌提现-真人现金棋牌网-真人现金棋牌网站-真人现金棋牌网站官网 版权所有

友情链接